追蹤
風‧翱翔‧凌空
關於部落格
自由自在.是我的夢想;無憂無慮.是我的願望。
  • 702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屬於我的太陽(二)

屬於我的太陽(二)

 

坐在火車的包廂內,神田閉目養神,或許該說是不想理會對面的那人吧。

 

但是……

「你看夠了沒有,再看我挖了你眼睛。」神田張開黑水晶般的雙眼,殺氣充滿著整個包廂,他現在 十 分 不 爽。

 

「不夠,神田長得很漂亮呢!像玻璃娃娃般光滑的肌膚,似絲綢的娟秀長髮………」沒有繼續說下去,或許該說是沒辦法繼續說下去,因為一把開封了的黑色長刀已經架在他的脖子上了。

 

「你以為我聽了會很高興嗎?」握著的刀又更靠近他的脖子,神田殺氣更重了。

 

汗!

 

「我…我只是說出事實嘛,你不要激動,我不說就是了,先把刀放下、放下……」

 

「哼!」把六幻收回鞘中,神田惡狠狠的用力瞪了拉比一眼後望向窗外,不理他。

 

被瞪的兔耳朵都冒出來的拉比只能乖乖低著頭,以免惡勢力再度亮刀。

 

不過這一切沒持續幾分鐘,某隻健忘的兔子又恢復往常的樣子。

 

「之前我就有聽說很多關於神田你的傳聞呢!聽說你總是處理完一個任務就馬上去執行另一個任務,很少回到教團去,為什麼呢?」

「神田你是幾歲進到黑教團,加入驅魔師的行列的啊?」

「神田一直都是一個人執行任務,沒和別人一起過嗎?」

「說聽千年公公長得很胖,神田你有看過嗎?」

 

拉比發揮好奇寶寶精神開始努力發問著。

 

不過就像是對空氣說話,神田完全不理會。

但是某兔子像是完全沒發覺般,繼續說著。

 

「聽說神田叫做優,意外得很好聽呢!以後可以叫你阿優嗎?」某兔燦笑得問著,心想著如果沒回應就當是默許了。

 

不過很可惜的,某支黑色長刀又再次駕到了某兔子的脖子上。

「叫我這名字的都已經死了,你想成為下一個嗎?」神田周圍散發著黑暗的殺氣,一副說到做到的樣子。

 

「啊哈,我開玩笑的,開玩笑的,你冷靜,先把刀放下、放下……」很孬的擺出討好的笑臉,額頭再次出現廬山瀑布汗。

 

 

 

「就是這個村莊?」拉比看向村莊的入口,問著一旁已經在這待了好幾天的的偵查員。

 

「是的」

 

「恩~看起來沒什麼異樣呀。」拉比向內望了望。

「啊!阿優,等我一下嘛!」就在拉比還在發揮好奇寶寶精神時,神田已經拋下他,一個人走入村莊了。

 

不過還好神田本人已經走遠,沒聽到拉比的話,不然可能又是一陣低氣壓了。

 

走入村莊,靠近市區的部份還是熱鬧的運行著,一點也沒有惡魔攻擊過的樣子。

兩人稍微在街道上繞了一下,在靠近港口的街道,行人越來越少,感覺十分不尋常。

通常在交通要塞的港口附近不是應該要比較熱鬧的嗎?

 

「這就是前幾天惡魔攻擊過的地方,住在附近的居民,沒被攻擊到的幾乎都搬離這裡了。」跟隨在後的偵查員開口解釋著這裡不尋常的原因。

 

這時在港口的西邊(他們在東邊)突然出現了人們的尖叫、驚吼聲,還有建築物倒塌跟爆炸聲。

 

「是惡魔?」

 

沒有給予任何回應,神田迅速的奔向騷動處,而拉比則是緊跟其後。

 

「六幻,拔刀!」抽出愛刀六幻,神田毫不客氣的砍向面前的惡魔群。

 

是一大群的LV1惡魔,數量比起之前回報的還要多,一眼望去至少有四、五十隻!

 

「大錘小陲,滿滿滿!」用力的砸向另一邊的惡魔,兩人一人一邊的消滅惡魔。

 

「災厄招來,界蟲一幻!」神田飛舞於惡魔群中,除去那奇異的血腥,飄揚的黑髮、專注的神情、流線的身影,那畫面簡直可用藝術來形容。

 

「阿優!右邊!!」翻了個角度,拉比剛好看到神田右邊的惡魔們一齊朝著他攻擊。

 

一刀正要坎中前方的惡魔,卻發現右方的惡魔已經發射了,如果捨棄了前方的惡魔,就能躲掉攻擊。

 

「阿優!!」拉比迅速的朝著神田衝去,因為他發現神田完全沒有要躲的意思。

 

這是為什麼?!明明知道要被攻擊了,為什麼不躲開?!

 

神田沒有躲開,他確實的坎中了前方的惡魔,也確實的被惡魔的砲彈給擊中了,但反手往右一揮,右邊的惡魔 全滅!

 

血從額上流下,不是一滴,是一串,他毫不在意的一抹,再度迅速的往上跳,一記側削,複數以上的惡魔被砍倒了。

 

拉比愣住了,怎麼有這種人?他沒有痛覺嗎?

 

本想上前查看一下的拉比被側面營來的惡魔給擋住了,起手、鎚!還來不及發聲慰問,他已經被一群惡魔給包圍了。

 

「火判!」其實他對於這個招式還不是很熟悉,所以只有圈內的惡魔被消滅了,圈外的則是繼續進攻著他。

 

這時一個人影迅速的飛舞於他週邊,在他還來不及消滅兩隻惡魔,其他的惡魔就已經全部消失了。

 

「太慢。」把六幻收回鞘中,神田只是看了他一眼後留下這句話就起腳走了。

 

「啊!阿優!你的傷……」奇怪!他被惡魔打中為什麼沒有中惡魔毒?!

 

『鏘!』這次雖然刀沒開封,但仍舊不減其鋒芒(明明就黑的…)的駕到了拉比的脖子上。

「你敢再叫一次我就砍了你腦袋!」週身充滿著殺氣,再配上幾乎覆蓋了半個臉頰的血漬,魄力十足!

 

「神、神田大人,請不要這樣,驅魔師很珍貴啊!」才剛趕到沒多久的偵查員慌張的上前阻止這樁慘案發生。

 

「哼!」不屑的一哼,神田甩頭就走。

 

拉比跟偵查員戶看一眼後,快步跟上他。

 

「神田,你剛剛為什麼不躲開?」

 

「沒必要。」

 

沒必要?

「都受了這麼重的傷,還說躲開是沒必要的?」拉比難以置信的看著神田,難道比起死,砍殺1隻惡魔更為重要?

 

「浪費時間。」跟著前方的偵查員,神田的腳步沒有絲毫減慢,一點也不像是受了重擊的傷患。

 

浪費時間?

躲開再回擊對於神田應該不是什麼太困難的行動,甚至可能用不到兩分鐘,但連多用兩分鐘都覺得浪費?

 

 待續?


好吧,我知道寫同人文都需要芭樂的成份
請罵我是大芭樂吧!!!XD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